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渭南市大荔县盐务局砸门扭锁执法 打破食盐垄断经营待破冰

来源:深度调查日期:2017-03-02 12:15:17
导读:渭南市大荔县盐务局在2月10日下午5点半,移库封存中盐枣阳盐化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渭南市大荔县配送点库存食盐时,被指“砸门扭锁,将库管人员和配送人员打伤,强行拉走食盐。
        渭南市大荔县盐务局在2月10日下午5点半,移库封存中盐枣阳盐化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渭南市大荔县配送点库存食盐时,被指“砸门扭锁,将库管人员和配送人员打伤,强行拉走食盐,不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执法行为粗暴”,经大荔县人民政府法制办调查后认定:大荔县盐务局在执法过程中确实存在违反法定程序执法的问题,责令其立即纠正。



        砸门扭锁强行移库封存

        中盐枣阳盐化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渭南市大荔县配送点主任武恒宇告诉记者,2月10日上午自己和和库管员卢炳宇在大荔县太华路进行食盐配送时,遇到大荔县盐务局工作人员盘问,之后双方一起到库房查看了相关手续。
        中午12时,武恒宇接到大荔县盐务局电话通知,要对库存食盐进行移库封存,让其在配送点等候配合工作。武恒宇随即向上级领导作了汇报,被告知领导尽快赶到现场,可向县盐务局查看相关手续。



         “中午12点30分左右,县盐务局一行来了大约25人,只出示了三、四个执法证,就说食盐含碘量26.1mg/kg ,属于超标。我把手机设置到免提通话模式,现场拨通省盐务管理局便热线询问,得到的回答是,只要在18-33mg/kg范围内都是合格的。”但县盐务局依然要求移库封存,并打电话联系了公安局及食品药品监督局协助执法。两家单位过来看过我们的手续手,就离开了。”
        双方僵持到下午17时左右,中盐枣阳盐化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领导赶到现场,双方约定在大荔县盐务局协商。配送员杜磊和库管员卢炳宇随锁了库房所在大院的大门,外出去吃饭。



        下午18时30分左右,配送员杜磊和库管员卢炳宇回到库房,发现大门已经被打开,院子停着两辆货车,其中一辆车身有盐业配送字样的货车正满载一车食盐向外驶出,两人马上阻拦。“这些人没有出示执法证和行政处罚决定书,还说是房东给他们把大门打开了。房东在电话里回复说没有的事。”杜磊、卢炳宇认定应该是县盐务局砸门扭锁进入了大院,马上拨打了报警电话,同时坚决阻止对方的强行执法行为。“县盐务局那帮人就把我们两个按倒在地进行殴打。直到双方领导和民警到场后,县盐务局才把我们俩送去医院。两车食盐还是强行被拉走了。” 
        病历显示:杜磊被殴打后膝关节和手部受伤,打着石膏在医院里住院,才出院不久。库管员卢炳宇因为仅有皮外伤,在门诊做了包扎。目前警方已对两人做了笔录,介入调查。
“大荔县盐业公司对外批发的食盐是每包装规格为:350克*60小袋,102元;而我们公司的则是400克*50小袋,70元。”中盐枣阳盐化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渭南市大荔县配送点主任武恒宇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是一家湖北籍的食盐生产销售企业,陕西分公司在做省内的食盐直销。
        在多个市一直畅通无阻,但在渭南地区已经遭遇两次查扣。大荔县的这次遭遇,自己分析应该是冲击了由大荔县盐务局掌控的县盐业公司垄断当地的盐业市场份额和价格。大荔县盐务局副局长程明文向记者坦言,大荔县盐业公司成立于2009年,一直独家向全县市场供应食盐,每年销售量为2000吨左右。但是新盐改政策出台后,还是欢迎有资质的单位来大荔县的。



         违反程序执法要整改

        2月28日,记者在库房现场看到,仅有三分之一的库存食盐堆放在那里。院子的房东在电话里证实,县盐务局执法当天,自己根本就不在现场。记者在一段该院子装的监控视频看到,紧关的大门忽然被打开,接着走进来五六名人员,随后有货车和大量人员尾随而入。
        大荔县盐务局副局长程明文告诉记者,2月10日县盐务局稽查队在例行市场检查时,发现有人推销食盐,遂要求查看手续。自己接到报告后,也来到库房现场,发现这家企业在大荔县经销食盐,但并没有在县工商局办理执照,主要是没有仓储、及卫生手续。虽然在省盐务局有报备,但市盐务局还是在事发后才知道有湖北的食盐流通到了大荔县。但是该企业应该在那里办理仓储、卫生手续,程明文副局长表示也不清楚。
        程明文副局长解释说,当天县盐务局稽查队发现该企业销售手续还是有一些问题时,由稽查队队长张兴博带队,有五六名盐务局工作人员,带着十几个临时工,对库存食盐移库封存。“我了解后才知道,那个大门是围观群众把锁子砸了。当时稽查队员遭到对方手持棍棒阻挠执法,有队员皮肤都被打红了。”但对配送员杜磊和库管员卢炳宇受伤原因,程明文副局长表示并不清楚,需要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
        大荔县人民政府法制办接到中盐枣阳盐化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投诉,经过调查后认定:大荔县盐务局在执法过程中确实存在违反法定程序执法的问题,因此我办按照《陕西省依法行政监督办法》的规定,于2017年2月23日对盐务局下发了《大荔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依法行政监督处理决定书》,责令其立即纠正。若对盐务局查封、扣押等行政强制措施、和行政执行不服的,可提起复议或向法院提起诉讼。
        程明文副局长认为稽查队执法过程并无违规,并称当时有处罚决定书,但对方不签字,也不接受,同时整个执法过程都有执法记录仪做了视频记录。但直至记者发稿,大荔县盐务局并没有按照约定向记者提交这些自证清白的证据。

 
        近日,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巡视员王强在接受央广记者独家采访时重申,盐业体制改革,并不意味着取消食盐专营制度。简单点说,这次改革的亮点,首先是允许跨省经营,其次是在产销企业之间建立一种竞争机制。发改委表示,将于近期印发落实盐改跨区经营有关政策的通知,重申盐改的文件精神,要求地方盐业管理部门不得设置行政壁垒,阻碍改革的进程。
         对食盐生产企业和食盐批发企业来说,更关键的改革在于两条绳子的松绑——允许现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可开展跨区域经营。
        改革之前,食盐生产企业生产的食盐只能卖给食盐批发企业。改革后,生产企业作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可以确立自己的品牌和价格,省级食盐批发企业可跨省经营,省级以下食盐批发企业可在本省范围内开展经营。
        “食盐生产企业和批发企业可以同台竞技,今后消费者在超市里看到的就不仅仅是本地食盐品牌了,食盐品种和品牌会越来越丰富。”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巡视员王强说。
        专家认为,此次改革打破了盐行业缺乏竞争的局面,尤其是对食盐批发企业冲击很大。从前竞争力不强的盐企可以依靠政府给的计划生存,今后可能会被市场淘汰。改革也将加速盐企的兼并重组,最近中国盐业总公司与天津市长芦盐业总公司、河北省盐业专营集团公司就共同组建了跨区域、产销合一的盐业企业。改革的意义也在于此,适度放开竞争,激励盐企做优做强,为老百姓提供更高品质的食盐,更有利于我国食盐走出去。
        原国家经贸委运行局副局长、盐业管理办公室主任陈国卫则认为此次改革的重大突破是整个行业乃至全社会都达成了一个共识,“绝大多数行业都市场化了,盐业有什么理由不改革呢?”



        为什么多地依然买不到外地盐?
        2月7日,重庆市盐业集团(以下简称重盐集团)一位中层领导表示,其运往遵义南火车站的数百吨食盐被当地盐务管理局查扣一个多月仍未归还。
据相关人士查询资料发现,重盐集团的遭遇并非孤例。河南省《南阳晚报》1月初报道称,新野县盐务局扣押山东肥城精制盐厂生产的精制盐30吨;江苏省盐务局官网1月20日发布消息称,连云港市盐务局“先行登记保存”湖北广盐蓝天盐化公司生产的三晶牌食用盐19.2吨。
        根据上述媒体报道及公开披露的信息,监管部门查处的理由集中在“外省盐企跨区经营不规范”以及食品安全等方面。经采访发现,山东省、陕西省都出现“外省盐企跨区经营不规范”的情况,而上述重盐集团中层领导还表示,其食盐产品在福建省、湖北省也有被扣押的情况。
       接近贵州省盐务局的一位知情人士2月8日向表示,指导盐业体制改革的“211文件”太过笼统,仅规定盐企跨区经营的四种方式,在新老制度交替的过渡期内出现了一些不适应的情况,“我们要确保食盐安全,那我们就要有好的批发环节的经营秩序,秩序不好食盐安全从何谈起,监管就失灵了”。
        陕西省华阴市盐务局也遇到了类似情况。华阴市盐政稽查队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其盐业公司配送人员向监管部门反应有外省盐“违法”进入当地市场,华阴市盐政稽查队正准备着手处理,但苦于行政手段难有强硬措施,“我们从网上查211号文,省与省之间可以跨区运营,但是地级市(不行),比如渭南市就不能往外省卖,只能卖到陕西”,“盐改存在的问题就是这样的,法律文书还没有出,政策就模糊一点”。

        盐价放开不等于取消专营 “天价盐”不会出现
    
        2014年曾有权威说法称,有关部门当时正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加紧研究制定“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当时着手制定的盐业体制改革方向,正是政企分开,取消食盐专营。
        然而,今年5月5日国务院正式印发的《盐业体制改革方案》中提到,“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新举措。
        也就是说,这次盐业体制改革方案,虽放开了盐价,允许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可开展跨区域经营,但并没有取消食盐专营制度。
        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的盐改方案,就是要在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市场化改革。这次盐业改革的核心,就是要强化食盐专业化监管,完善食盐专营制度,而不是取消专营,更不是放开市场。”
        2017年1月1日起,陕西也要放开食盐出厂、批发和零售价格,由企业根据生产经营成本、食盐品质、市场供求状况等因素自主确定。
        食盐价格全面放开之后,针对老百姓担心食盐会不会涨价的问题,陕西省盐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省盐务管理局目前已经完成了1.35万吨省级食盐储备,从供求角度看,目前不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所以不会大幅涨价。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相关文件,陕西省将于2017年1月1日起放开食盐价格,省物价局要求各级价格部门认真贯彻落实文件精神,加强市场价格监管,确保食盐价格放开后,陕西省食盐市场供应和价格水平基本稳定。
        可能有很多人看过这条新闻之后才知道,原来我们日常生活离不开的食盐,价格一直以来都是由政府定价。而更不为大众所熟知的,除了盐价问题,中国的盐业专营制度,已经延续了两千多年。
  
  
        食盐是历代王朝的重要财政收入来源 法令严格
        中国对盐业的课税最早始见于夏朝,相传禹平洪水,划九州,“任土作贡”,盐以贡的形式上缴国家。
        完善的盐业专营制度最早始于汉武帝时期。原本汉初盐业开放民营,富商大贾和地方诸侯因此而财累万金,甚至威胁到了中央政权。
        汉武帝当时为了掌握全国经济命脉,从经济上加强封建中央集权,抗御匈奴的军事侵扰,打击地方割据势力,推行了“盐铁官营”,为西汉王朝奠立了坚实的财政经济基础。
        唐末及宋,为保证官卖收入,食盐流通被政府严格控制,严格划分销盐区域,实行销界政策,不同产区的盐限制在某一区域销售,不得逾越。
        清代盐业生产的发展则使盐税收入骤增,与田赋、关税、厘金一起构成清后期财政收入的四大支柱。
        盐既是民生必须品,也是国家财政赋税收入的重要来源,甚至是一种重要的战略资源。因此,我国历代政府为确保政府财政收入,对盐业生产大都实行征税或专卖制度,并且规定了严格的禁私法令。
        由于盐是生活必需品,因此,盐课还具有明显的“人头税”性质。
        除了中国,古罗马、印度等国也曾实施过盐业专卖,而印度的食盐专卖,也是印度国父甘地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起因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食盐依旧专营专卖 为啥?
    
        新中国成立后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此前的盐业专营制度。
        建国之初,盐税收入占我国财政收入的比重仍不容小觑,1961年曾增加至6.99%。因此,可以说当时实行食盐专营制度,是有从国家经济层面考虑保护国家财政收入的因素。
        随着经济社会的多样性发展,从1994年开始,盐税才不再作为一个单独税种,而是被纳入了资源税的征收范围。
        我们目前实施盐业专营制度,是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中国为实现“2000年消除碘缺乏病”的目标,尽快普及碘盐,由国务院在1994年发文同意“对食盐实行专营”。
        1996年国务院颁发的《食盐专营办法》第一条就指明,为了加强对食盐的管理,保障食盐加碘工作的有效实施,保护公民的身体健康,制定本办法。
 

        《食盐专营办法》还明确禁止了跨区域购买经营性食盐,也就是A地的食盐坚决不能带入另一个地区食用甚至是贩卖,否则就可能遭来处罚。
        之所以禁止跨区域购买经营性食盐,是因为我国有的地区属缺碘地区,不同地区间所售卖的食盐所含碘量不同。若将不缺碘地区的盐带入缺碘地区,如果长期食用碘含量不足的盐就可能引起智力低下和甲状腺肿大等症,会影响每个人的健康。
        此外,进行食盐专营也可以从国家的层面,在很大程度上保护全国人民的用盐安全,降低盐类食品安全卫生事件的发生。
    
        为什么要进行盐业体制改革?

        千百年来之所以不断加强食盐的专营制,是彼时国家财政收入主要依靠田赋和盐税。因此,国家必须垄断食盐经营,以保证自己牢牢掌握国家的经济命脉。
        然而,盐税今天在国家税收中所占比重已经极低了。近现代的中国,盐税占国家税收的比例,在抗日战争时期1945年一度达到52.89%的峰值,而在2013年,这一数据则降至0.015%。
        不得不说,盐税对于国家经济的重要性已经不比当年,这也是我们可以适时进行盐业体制改革的原因之一。
        我们当年实行食盐专营是为了补碘,但现在面临的问题却是补碘过量。
        在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根据我国儿童尿碘中位数的监测结果,将中国描述为“超过适宜量”。食盐专营使食盐全部加碘,这让高碘人群难以有其他选择。



        我国各省都有盐务管理局,而同时又设立省盐业公司,两者通常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这就造成了在盐业领域,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情况出现,很容易滋生腐败。
        另外,在盐业专营制度实施数十年之后,在盐业生产、加工、销售等环节也确实存在着垄断现象。
        这些问题,都是促使我国盐业体制改革的重要因素。( 拔萝卜people)


 
实习编辑:高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条款 | 招聘启事 | 欢迎投稿 |

主办 健康导报社 健康导报 版权所有 
地 址:西安市高新路枫叶广场A座305室 刊号:CN61-0061邮发代号:51-69 广告经营许可证:6100004000027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陕ICP备14012065号-1 投稿邮箱:jkdbxmt@163.com
新媒体中心新闻热线029-88455676 广告代理:西安戏歆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邮箱:jkdb888@163.com Copyright 2011.All Rights Reserved